欢迎登陆中国当代佛教网-图书网!

微博 微信
欢迎关注
中国当代佛教网公众号
客服

注册登录

网站导航

文章标题

作者

大乘起信论述记(五)

[日期:2012-11-14] 来源: 作者:慈舟法师 点击数:

 

 

卯叁辨魔事,二:辰一略,二:巳一魔事。

或有众生无善根力,则为诸魔外道鬼神之所惑乱;若于坐中现形恐怖。或现端正男女等相。

或有前之六障,皆无善根之众生,欲修止观必遭魔事,故云无善根力,则为诸魔外道鬼神之所惑乱。或现形像,使修止之人恐怖;形相非一,故曰或现端正男女等相。

巳二对治。

当念唯心,境界则灭,终不为恼。

对治魔事,当念唯心者,以始觉智念真空理,唯心无境,则心可转境。心若着境,即被境转,而为所恼;心能转境,则境即心,心不恼心,故曰终不为恼。

倘自心不能观真空无相理,则能观非始觉,所观尽是魔境。余有同学,同受皈戒,伊又随皈依师出家,入天童禅堂,以思家眷故,坐则见儿女绕膝,不能对治,终舍戒矣。是坐中现相之无治也。

又金山一位行者,止静则见一狮子在前跳跃,因即发笑;维那见而问知,令请问善知识,知识令彼坐时持锥,再见狮时刺去,行人从之;正刺狮时,乃刺己腿,从此狮永不现。此坐中现相之有治也,故修道决不能离善知识!

果能念得唯心,实相不失,必无魔事可恼,亦无魔事可灭。

辰二广,二:巳一魔事,五:午一现形说法。

或现天像,菩萨像。亦作如来像,相好具足。或说陀罗尼。或说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或说平等空无相无。愿无怨无亲,无因无果,毕竟空寂,是真涅盘。

禅定中魔事,广如牛毛,难以尽述,今对上略云广有五:初四句现形可知,余皆说法。

陀罗尼,此云总持;六度如常解,平等通叁解脱,皆无怨亲因果,亦曰平等,以毕竟断灭空,是真涅盘。魔欲恼修止人,以似是而非之法,而来扰乱。行人平日必先习正法,然后依解起行,遇有魔事,方可识知,不为恼害。

午二得通起辩。

或令人知宿命过去之事,亦知未来之事,得他心智,辩才无碍,能令众生贪着世间名利之事。

首句得宿命通,可知过去之事;次句得天眼通,可知未来之事;叁句得他心通,可知现在一切人心中事,四句起义、法、辞、乐说、四无碍辩,末句以有通辩故,贪着世间名利之心,不觉而起。语云:物必先腐,而后虫生,未修之前,必切实对治世间名利,使现行不起,虽真得通起辩,亦不为其所动,况通辩与止,非相应之果,唯以得定为相应耳。此不可不知。

午叁起惑造业。

又令使人数嗔数喜,性无常准。或多慈爱,多睡多病,其心懈怠。或卒起精进,后便休废。生于不信,多疑多虑。或舍本胜行,更修杂业,若着世事种种牵缠。

数者,频也,频喜频嗔曰性无常准;多慈多爱,即为逆顺境所感故,多睡多病,懈怠休废,即惑于五阴身心。不信疑虑,即正指惑心,惑心一起,所信真如仍迷,故舍本修胜行,更修杂业,不能一门深入,或着世事种种牵缠,岂尽外魔所使,实亦旧来之腐败惑业耳。

午四据定得禅。

亦能使人得诸叁昧少分相似,皆是外道所得,非真叁昧、或复令人若一日若二日若叁日乃至七日仕于定中,得自然香美饮食,身心适悦,不饥不渴,使人爱着。

魔能使人得诸外道叁昧,但似是而非,乃云少分似,故曰非真叁昧;或复据此七日禅定中,得禅定中,得禅悦日食,曰得禅,亦能身心适悦,不饥不渴,于此幻化魔术,非具真止之智,古能不为所动,而爱着之乎!

午五食差颜变。

或亦令人食无分齐,户多户少,颜色变异。

食以支身,量取适中。魔能使行人于食不知分齐,忽多忽少,如是颜色变异,身心不安,妨废修业。

巳二对治。

以是义故,行者常应智慧观察,勿令此心堕于邪网;当勤正念,不取不着,则能远离是诸业障。

以魔有如上种种力故,人常应以始觉智观本觉理,此理唯心无境,曰真空,能如是正念,自然知境本空,不取着于境,于是始觉智心,自落邪网,远离诸业障矣。盖业障为因,魔为报障,心能不取不着,魔无施其伎俩矣。

卯四简伪,二:辰一举内外二定以别邪正,二:巳一邪。

应知外道所有叁昧,皆不离见爱我慢之心,贪着世间名利恭敬故。

外道不知万法唯心,心外无法,乃于心外取法,故心游道外;纵得叁昧,总不断见思惑及我见我慢我爱我痴,此四俱生烦恼,乃第七识,念念执着有我,故贪世间名利恭敬,以为我所,此惑与身俱生,未能对治我见者所必有;若真叁昧,必须远离我见,及世间名利恭敬,邪正相去天壤,且与下科对较可也。

巳二正。

真如叁昧者,不住见相,不住得相。乃至出定,亦无懈慢。所有烦恼,渐渐微薄。

修真如叁昧,不住见相,即无能见之心;不住得相,即亦无所得之境;所谓心空境寂,何为障也。乃至出定,亦常如如不动,不生懈怠骄慢,所有烦恼,均能渐渐微薄。

噫!世间学问,久久尚能变化气质,况修真叁昧,本无可取可得,心空境寂,有何烦恼而不渐薄,何幸闻斯法要,而不争取实益可乎!

辰二对理事二定以明直伪,二:巳一真。

若诸凡夫不习此叁昧法,得入如来种性,无有是处。

真如叁昧为理定,世间叁昧为事定。此文反明理定为。凡夫指薄地凡夫,须修真如叁昧,乃得入如来种性。总言如来种性,别则为六,一十住曰习种性,二十行曰性种性,叁十向曰道种性,四十地曰圣种性,于等觉种性,六妙觉种性。今就十住言,不修此真定,得入如来种性,无有是处。

巳二伪。

以修世间诸禅叁昧,多起味着,依于我见,系属叁界,与外道。若离善知识所护,则起外道见故。

修世间事定者,不知我空,以有我故,能所不空,贪着禅味,系属叁界,与外道定同。何者?以我见生死根本,佛法中小乘尚须破分别我执,始证初果;再除俱生我执,始出叁界。故修世间禅定,不离善知识;或可吊向我空理;若离善知识所护,则起外道我见及六十二邪见。以善知识,知因识果,知病识药,护持行者,俾离险难,不入歧途。学者千里迢迢,参访知识,亦以此取。苟得善知识,必久久依止亲近之。末世解行一如者稀,纵行不备,但能精通理,亦可依止。即并此知识亦无,尚可自研教理,以经教为知识,自可不入邪途。

外道不出断常二见,皆计五阴为我;或计即阴是我,或计阴大我小我在阴中,或计我大阴小阴在我中,五阴各四,成二十见;又各分叁世,则成六十,加根本断常,是为六十二见,须详阅教乘法数,佛学辞典。

卯五示益劝,二:辰一总标。

复次精劝专心修学此叁昧者,现世当得十种利益。

专修此真如叁昧者,于现世中,可得十种利益;影略未来,直至成佛,利益不尽,是为总标。

辰二别解,叁:巳一善友摄护益。

云何为十?一者常为十方诸佛菩萨之所护念。

首句征起,一者常为十方诸佛菩萨之所护念者,以真如为一切诸佛本所乘故,一切菩萨皆乘此法到如来地故。故修此叁昧,与诸佛菩萨本体,法尔相应,故得佛菩萨之护念。

巳二离内外障益,二:午一离外恶缘。

二者不为诸魔恶鬼所能恐怖,叁者不为九十五种外道鬼神仄所惑乱。

前文云诸魔恶鬼能现形说法,乃不善修真如叁昧者,心有所着,故魔乘隙而入,若观真如无相,则魔无隙可乘。外道,或云九十五种,或云九十六种,以见佛世外道之多。外道鬼神不能惑乱修真如叁昧人也。又依外道修成之鬼神,曰外道鬼神,与诸魔恶鬼皆在有相之中,恐怖惑乱于人,行者观真空故,终不为恼。

午二离内惑业。

四者远离诽谤甚深之法,重罪业障渐渐微薄。五者灭一切疑诸恶觉观。

四者即离恶业障,以大乘四信,首信真如甚深之法,故无诽谤重罪。即或宿世重罪业障,以修真如叁昧,亦得渐渐微薄。所谓若欲忏悔者,端坐念实相,众罪如霜露,慧日消除。实相,即真如也。

五者即灭惑障,疑即惑,不信而谤,为障至重;惟修真如叁昧,能灭一切疑;诸恶觉观者,拣非真如妙观故。

巳叁行成坚固益。

六者于如来境界信得增长。七者远离忧悔,于生死中勇猛不怯。八者其心柔和,舍于憍慢,不为他人所恼。九者虽未得定,于一切时一切境界处,则能减损烦恼,不乐世间。十者若得叁昧,不为外缘一切音声之所惊动。

行成者,真如叁昧行成也,坚固即不退。六者于理增信,即信真如不退,乃如来安住之境,我亦当安住。

七者以修真如叁昧故,了知唯此一事实,余二则非真,故能远离忧悔;又处染不怯,即悲智不退,智不退故,能破幻化生死不怯;悲不退故,能于幻化生死中度幻化众生不怯。

八者修真如叁昧人,忍辱坚固,舍于憍慢,了知真如及十界同共一体,故观一切众生,无非真如平等,故无憍慢,无憍慢故,自不为他人所恼,即不为境缘所坏。

九者修真如叁昧,虽未得定,于一切时处,随顺真如故,逆顺诸境,不嗔不喜,故能减损烦恼,亦智慧坚固。不乐世间者,众生世间所乐,不出五欲;人乐,此安能成定也。

十者若得真如叁昧,不为六尘境界之所乱;六尘中以音声,最易扰乱禅定,故特举之。一切音声既不能扰动,余尘益不能惊动,即究竟坚固也。

别门修止门巳竟。

寅二观,叁:卯一明修观意。

复次若人唯修于止,则心沉没。或起懈怠,不乐众善,远离大悲。是故修观。

若但修止,则心沉没,而失二利。或起懈怠心,不乐众善,是失自利,或远离大悲,不度众生,失于利他。以是修止必兼修观。

卯二辨观相,四:辰一法相观,四:巳一无常观。

修习观者,当观一切世间有为之法,无得久停,须臾变坏。

四种法相观,为大小乘之所必修。初句牒起。当观下即无常观,世间一切依正二报,皆有造作之因而成,故曰有为,有为之法,不得久停,须臾坏,即无常义。行者当观自身,生老病死,即无常观,楞严烃云:「其变宁唯一纪二纪,实唯年变;岂唯年变,亦兼月化;何直月化,兼又日迁;沉思谛观,刹那刹那,念念之间,不得停住。」又佛问人命几何,众答不一,乃至最后一弟子答云:人命只在呼吸间。是以应观无常,急救生死,如救头然。

巳二苦观。

一切心行,念念生灭,以是故苦。

一切心行,迁流转变,受想行识,念念生灭,即变易生死苦。心随六尘境生灭,一念有九十刹那,一刹那有九百生灭,以此迁动色身,受分段生死苦,痴人无观,永受此难受之苦;观知苦者,必求脱苦之方,乃有脱苦之日。

巳叁无我观。

应观过去所念诸法,恍惚如梦;应观现在所念诸法,犹如电光;应观未来所念诸法,犹如于云忽尔而起。

我为主宰,以执假色身为我,乃忘法身真我。故应观所念过去诸法,无我作主故,恍惚如梦。并应观所念现在诸法,无我作主故,犹如于云,于性天中忽起忽灭,痴人于此叁世,无常无我中,妄认有我为常,岂得自在。修无我观者,识得假乃认得真,真我竖穷叁际不改,横遍十方不迁,乃得自在。

巳四不净观。

应观世间一切有身,悉皆不争,种种秽污,无一可乐。

世间一切有身,受胎种子不净,住胎住处不净,出胎出处不净,火化骨臭,究竟不净等种种秽污;一身大则九孔常流不净,小则毛孔常出秽污,应谛观察,无一可乐,可治贪爱,以求清净法身。

辰二大悲观。

如是当念一切众生,从无始世来,皆因无明所熏习故,令心生灭,已受一切身心大苦。现在即有无量逼迫。未来所苦亦无分齐。难舍难离,而不觉知。众生如是,甚为可愍。

既修上法相观,更当观念一切众生,从无始世来,皆因无明之所熏习,真如随缘,令心随无明生灭,过去身心已受一切大苦;现在依旧生老病死,无量诸苦之逼迫,等同过去,未来诸苦,亦可例知,无有分齐,无有底止,随业受报,难得舍离,如影随形,而不觉知;非但不觉苦,更不觉脱苦之法。众生如是叁世受苦,迷而不觉,甚为可愍,既为佛子,当修大悲观,说此苦谛以唤醒之!

辰叁大愿观。

作此思惟,即应勇猛立大誓愿。愿令我心离分别故,遍于十修行一切诸善功德,尽未来际,以无量便救拔一切苦恼众生,令得涅盘第一义乐。

悲须愿助,始可念念不忘。作大悲思惟已,即应勇猛立大誓愿。愿令真我之菩提心,离于分别,不分自他,观众生如己身,即大愿心,修行一切诸善功德,遍于十方,尽于未来,一切时处,皆以无量方便救拔一切苦恼众生,令得凡小之乐,犹非大愿,必令得涅盘第一义乐,乃成大愿。涅盘乐无对待,故云第一义乐。

辰四精进观。

以起如是愿故,于一切时一切处,所有众善,随己堪能,不舍修学,心无懈怠。

起大愿观已,更应于一切时处,所有众善,随己力之所堪能,不舍众善,修之学之,心无懈,怠即以行填愿也。

卯叁结观分齐。

唯除坐时专念于止;若余一切,悉当观察应作不应作。

坐时专修止,余一切时处,悉当观察,应作不应作,应作即二利善,不应作即自害害他,律制森严,皆当依教奉行,然不学无术,学已当观,观之分齐,通一切时处,众笪应谛审观察,不生颠倒。

寅叁俱,叁:卯一总标。

若行若住,若卧若起,皆应止观俱行。

前言坐时修止,余时修观,今以久修纯熟,即当止观俱修,故行住卧起,一切时处,皆应止观俱行。

卯二别辨,二:辰一约明俱,二:巳一即止之观。

所谓虽念诸法自性不生,而复即念因缘和合,善恶之业,苦乐等报,不失不坏。

约法明俱,即止观俱行,虽念诸法自性不生,是止义;而复即念善因缘,生善果报,恶因缘生恶果报。不坏不失,是即止之观义,于止中修观,曰即止之观。

等者,等彼不苦不乐报,如无记心造业,便怠不苦不乐果,如穿衣吃饭,本为非善非恶事,以无善恶心为之者是也。然此约化教,对常人说;若论制教,有律制,依教则善,违律则恶,不可不善观察。

巳二即观之止。

虽念因缘善恶业报,而亦即念性不可得。

虽念因缘和合,善恶业报不失,即是修观;亦即念善恶业本来幻化,了不可得,即是止义,如是观中有止,谓即观之止。又不执观智,为念性不可得,法理体,不住得相,不住见相故。

辰二对障明俱。

若修止者,对叉凡夫住着世间,能舍二乘怯弱之见。若修观者,对治二乘不起大悲狭劣心过,远离凡夫不修善根。

约障明俱,先约我法二执以修止,修止既对治凡夫住着世间,贪着五欲私不了生死之我执障;兼复能舍二桑实有五阴法执,及偏空涅盘法执,怯弱度生之见。

次约劣怠二障以修观,二乘若修大悲大愿观者,能对治狭劣心过,广度众生,凡夫若修上四法相观,即能对治懈怠,不修诸善根之障。

卯叁总结。

以此义故,是止观二门共相助成,不相舍离。若止观不具,则无能入菩提之道。

以上诸义,可知止观二门,共相助成,如车两轮,如鸟二翼,不相舍离。若止观不具足,则无能入菩提之道,以觉道须定慧具足,故曰:「佛陀耶,两足尊,」定即福,观即慧故。

庚四防退方便,二:辛一明可退之人。

复次众生,初学是法,欲求正信,其心怯弱。以住于此娑婆世界,自不能常值诸佛,亲承供养。惧谓信心难可成就,意欲退者。

可退中,初四句明行劣。昃法,或指全论,或指五行,或指观,依此以求正信,未经一万劫,故未入住。其心怯弱,即惧正信难成。

次五句,处释成惧退所以。以住此堪忍世界,五浊恶世,退缘颇多,自恐不能常值诸佛,亲承供养,培植福慧;不但不能成就信心,反欲退牛信心。

辛二明防退之法,二:壬一通圣意。

当知如来有胜方便,摄护信心。谓以专意念佛因缘,随愿得生他方佛土,常见于佛,永离恶道。

论主欲唤醒欲退之人,乃曰当知如来有殊胜方便,可以防退。方者,法也;便者,用也。如来八万四千,无量法门,无非方便,然念佛因缘为一切方便中之胜方便,能摄受护持信心。念佛因缘者,能念之心,即万德齐具之心,故因胜;所念之佛,即万德已之心,故缘胜;万德者,广过恒沙,略则叁德,即体相用。体即法性理体,相为灵知灵觉,用可成佛度生。心具佛德,故曰是心是佛;虽心是佛,不念不成,故曰是心作佛,饮佛即作佛也。

又心亦能成余九界,故华严云:「若人欲了知,叁世一切佛;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一切即十法界,随心所念,而得造成,可见心力之大。明,此则自慎勿余念,但应念佛。经云:「心念佛时,是心即是叁十二相,八十种好。」

随愿得生他方佛土,愿力通佛与众生;他方,泛指清净佛土;常见于佛,拣非佛前佛后。永离恶道,狭则叁途为恶道,广则含修罗,乃至叁界火宅,皆恶道耳。

壬二别吊经证。

如修多罗说:「若人专念,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所修善根,回向愿求生彼世界,即得往生。」常见佛故,终无有退。若观彼佛真如法身,常勤修习,毕竟得生,住正定故。

上科泛论十方净土,此科专指极乐净土,故吊经证他方净土,亦即正说弥陀净土,以此修行决定不退。然此方便又二:一事二理,先八句约事念,又二:先五句念佛因,若人专念极乐世界弥陀佛,依正皆妙有事,此经先说此事,即举果劝乐以生信;次劝愿,愿生彼国土;次劝行,即念佛名号,以七日一心不乱之行,为殊胜方便,叁根普被,五教通收,如小教机,称名缘境念佛,可生极乐化土,而见化佛。始教机摄境唯心念佛,即摄极乐依正,会归一心,故曰唯心净土,自性弥陀,乐虽在十万亿土外,皆不出心外,心包太虚故,弥陀心同我心,摄土摄佛,皆在心中,唯心真义,唯大乘人知,小乘四果尚莫能测,终教机心境无碍念佛,即理事无碍,心即是理,极乐依正是事,理事融,即是中道,故曰心境无碍。顿机心境俱泯念佛,即是空,心境皆不可说,圆教机重重尽念佛,能念之心,十界互融,所代极乐依报,即华藏世界,尘刹互融;弥陀正报,与尘刹诸佛,互为主伴,故念一弥陀,即念十方一切诸佛;念一极乐世界,即念十方一切世界:随心力之小大,皆得成就,但能事一心不乱,净念相继,必得蒙佛接引,往生西方,随行深浅,而生报化二土,经云:「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一句弥陀,具足无量福德因缘,以此大善根,回向愿求生彼世界。回向兼愿,愿不兼回向,以念佛善根回向往生,则回向中兼愿也。以信愿行善求生彼土为因。

次叁句,所得果。往去也;去生二字,古有四料简:一、亦生去,如前小教念佛,二不生不去又二:一不念佛人可知;二、明心见性人,如顿教心性本自无生,亦无来去。叁生而不去,如观音劫至,方便生,而实不从他处去也,四去而不生,如普贤十大行愿,回向西,方乃方便接,吊而普贤与诸佛为上首,自亦去极乐,而非生也,以学者纷纭,或云实生实去,或云不生不去,明此四句,则不必强辩!既生彼国,则常见佛,佛与众生,皆无量寿,常得供食培福,闻法培慧,一生福足慧足成佛,与华严经善财私一生成佛同科,故无杀盗淫等,有天然衣食住,故人民不用士农工商以求名,利唯以修行为业,故得一生补处成佛,此皆弥陀慈父四十八愿之所成就,不信修此法门者,脑筋错乱也。

次四句,约理念,又二:先二句,举修因。若观彼佛法身理念,常勤修习,即常观念,而不懈怠为因,次二句释成果。毕竟得生,即生常寂光净土,得证真如之意,全理即事,故亦不在报化土外,此即信心成就,曰住正念故,即登初住,永不退转,直成法身佛。

又念无量寿,为即事之理,法身佛也;念无量光,即理之事,报身佛也;念陀,即理事不二,光寿不二之中道,化身佛也。此以叁身各别分之,实则一句佛号,举一即叁,全叁是一,至于通因果自他一多义,如前因缘中说。

又叁界众生,如竹杆中虫,欲出竹杆,竖则须通二十五节,棋则唯通一节;故古德以念佛棋超叁界二十五有法门,又况超九界而成佛。纵未能如是圆顿,而生下品,以血肉之躯,而易以莲花化生之清虚身,何惮而不为。又况修此法,更得弥陀释迦十方佛之所护念,舍此不修,非乘愿入廛度生,即似痴狂,又况欲度生,亦不得不用此法,论主以此为防退方便,我等当深感大恩,古云:此身不向今生度,向何生度此身。

己五劝修利益分,四:庚一结前生后。

已说修行信心分,次说劝修利益分。

初句结,前次句生后。

庚二总结前叁分。

如是摩诃衍诸佛秘藏,我已总说。

劝修利益分,疏分叁科,余以此二句文,总结前叁分,前后科均不能收入,故另立此一科,则共为四科矣。

如是,指立义分、解释分,修行信心分皆一心叁大,即诸佛叁德秘藏,秘乃因位莫穷,藏则含摄无尽。末句正结。

庚叁信谤损益,二:辛一信受福胜,二;壬一总举叁慧利益。

若有众生,欲于如来甚深境界,得生正信,远离诽谤,入大乘道。当持此论,思量修习。究竟能至无上之道。

首五句,劝信,如来甚深境界,即叁德秘藏,远离诽谤,欲如佛证入此大乘道者,次叁句叁慧益,当读诵解说受持此论,即闻慧也。思量,思慧也。修习,修慧也。诸佛始从闻思,终修得佛果;众生亦当如佛之一得永得,故云究竟无上,佛果圆通,名之曰道。若具叁慧,胜福如此。

壬二别颢叁慧益相,叁;癸一闻时益。

若人闻是法已,不生怯弱。当知此人定绍佛种。必为诸佛之所授记。

是法仍指叁德秘藏,是心是佛,是心作佛之法。若人闻是法已,不生怯弱,即能承当,则知此人定克绍隆佛种,为诸佛之匠授记,当来定能成佛也。

授记有通别二种,别记如燃灯佛与释迦授记是;通记则如法华经说:「如来灭后,若有人闻妙法华经,乃至一句一偈,一念随喜者,我亦与授阿耨多罗叁藐叁菩提记」等,此文通记也。

癸二思时益。

假使有人能化叁千大千世界满中众生令行十薣,不如有人于一食顷正思此法,过前功德,不可为喻。

若思此如来藏心本觉无漏之法,是成佛正因,必超前十善功德,究竟令得无上佛道,故时虽少,功不可喻。强以叁千大千中众生行十善教多众生比之,令知思此论之益为不可思议耳。

癸叁、修时益,二:子一时少德多。

复次若人受持此论,观察修行,若一日一夜,所有功德,无量无边,不可得说。

受持,谓受持论文,观察,谓观察论义,修行,谓修行五行。以称法性文而修一日一夜,时甚少,而行称性,功德无边,不可得说,拣非散心思惟修习故也。前总举叁慧,初番劝;剔颢中,若人不怯,次番劝;今复次第叁番劝,可见论主慈意深切!

子二校量多相。

假令十方一切诸佛,各于无量阿僧只劫,叹其功德,亦不能尽。

以无上大觉人,具一切智,有无尽无碍辩,凡所叹说,应言无不尽矣;而且佛通十方,人胜而复多矣;时长即竖穷,十方即横遍,以叹上科少时修德,犹不能尽,况长时修乎!此但学修以该闻思,盖叁慧举一即叁耳。

辛二谤毁罪深。

其有众生,于此论中,毁谤不信,所获罪报,经无量,受大苦恼。是故众生,但应仰信,不应诽谤。以深自害,亦害他人;断絻一切叁宝之种。以一切如来皆依此法得涅盘故。一切菩萨因之修行入佛智故。

初六句正明谤毁罪深,谓无间地狱,经历多,劫受一日一夜,万死万生之大苦。

是故下叁句,诫劝止谤。信之获无边胜福,谤之得无量重罪,是故众生,但应仰信,不应诽谤,自贻伊戚也。

以深下叁句,释罪重意,以谤大乘,既自断成佛正因,即深自害,使闻者亦受断成佛正因之大害,故云断一切叁宝之种。

以一下,转释断絻叁宝之义,一切诸佛菩萨智断二德之果法,皆依此一心叁大之因法修行,而得成就。既依此法宝而成佛宝,及菩萨僧宝,是故谤此法宝,则佛僧二宝与法宝齐断矣。

庚四结劝修学。

当知过去菩萨已依此法得成净信,现在菩萨今依此法得成净信,未来菩萨当依此法得成净信,是故众生应求修学。

叁世菩萨,同修此法,得成十信满心曰净信,是故十信未满众生,应当修学,如是再四劝勉者,以信满登住,即能八相成佛故。

丙叁总结回向。

诸佛甚深广大义,我今随分总持说;回向功德如法性,普利一切众生界。

初句,结论义;次句结论文。叁句,颢此文义,称性功德还回法性,即回事向理,所谓无不从此法界流,无不还归此法界。末句,普利一切众生界,是叵自向他;闻思修此成佛正甲,咸得其益,终至成就无上觉道,回因向果,意在其中。

余根钝慧浅,老病缠绵,不自量力,勉演此论,有负清听,极应忏悔,然思说者避席远扬,闻者尚证人空法空之公案,是又不在说者之巧拙,全在听者之心诚。诸仁诚心倾听,老朽力疾演说,若思因缘之难,重聚知复何日!愿此功德,普施法界,情与无情,同圆种智。

—辛卯四月五日南安雪峰禅寺—

马鸣菩萨传

马鸣,梵语阿湿矩沙,东天竺桑岐多淢婆罗门也。得法于夜奢尊者。尝制大乘起信论,末后劝人求生净土。日,众生以住此娑婆世界,自畏不能常值诸佛,亲承供养,惧谓信心难可成就,意欲退者。当知如来有胜方便,摄护信心。谓以专意念佛囚缘,随缘得生他方佛土,常见于佛,永离恶道。如修多罗说,若人专念西方极桨世界阿弥陀佛,所修善根,回向愿求生彼世界,即得往生。常见佛故,终无有退。若观彼佛真如法身,常勤修习,毕竟得生,住正定故。后付法于迦毗摩尊者己,即入龙奋迅叁昧,挺身虚空,如日轮相,还复本位,而取涅盘。(净土圣贤录)

  赞助、流通、见闻、随喜者,及皆悉回向尽法界、虚空界一切众生,依佛菩萨威德力、弘法功德力,普愿消除一切罪障,福慧具足,常得安乐,无诸病苦。欲行恶法,皆悉不成。所修善业,皆速成就。关闭一切诸恶趣门,开示人天涅槃正路。家门清吉,身心安康,先亡祖妣,历劫怨亲,俱蒙佛慈,获本妙心。兵戈永息,礼让兴行,人民安乐,天下太平。四恩总报,三有齐资,今生来世脱离一切外道天魔之缠缚,生生世世永离恶道,离一切苦得究竟乐,得遇佛菩萨、正法、清净善知识,临终无一切障碍而往生有缘之佛净土,同证究竟圆满之佛果。

免责声明:本网站为佛教网站,非赢利性网站,内容多转载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网站所有文章、内容,转载,功德无量。(未经允许,禁止复制网站模板)

联系QQ:  站长信箱:zgddfj@163.com

京ICP备16063509号-15

得雅他 贝堪则 贝堪则 玛哈贝堪则 惹杂萨目 嘎喋 梭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