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中国当代佛教网-图书网!

微博 微信
欢迎关注
中国当代佛教网公众号
客服

注册登录

网站导航

文章标题

作者

念佛往生

[日期:2012-11-15] 来源: 作者:佚名 点击数:

念佛往生
 
  净土法门,自慧远大师及莲宗各祖师的弘扬以来,因功高易进,故受持者普遍於中外。除本宗以外,其他如天台、华严、三论、律宗等各宗祖师,亦多有求生弥陀净土者。故历代以来,修持有成而得往生的事例甚多
,各朝都有往生集流传。其中以清朝乾隆年间彭希涑居士所集录历朝以来往生者共五百多人的《净土圣贤录》最为庞大。道光末年,连归居士胡珽集录乾隆之后共一百多位往生事迹为《净土圣贤录续编》。清末的德森法师集录咸丰、同治之后数十年间,计二百馀名往生事例为《净土圣贤录三编》。目前通行的《净土圣贤录》即此三者的合辑。
  佛教自元明以后,禅宗逐渐式微,净土宗却独放异彩,祖师辈出,信仰者更加普遍。尤以明、清二代,在多位莲宗祖师的倡弘之下,净宗道场一一树立,社会大众一心向佛者,更蔚而成风,至今更加盛行。今以上述二书为主,从中选录各朝具代表者二十则,依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的顺序,提供给大家参考。
    一、比丘篇
隋.智头大师(圣友来迎)
  智头大师是天台宗开祖。以《法华》为宗,立‘五时八教’的教相,判释佛陀一代圣教,是中国佛教史上的大思想家,有东方小释迦之举。
  大师一生造寺三十六所,塑佛像八十万尊,度僧一万四千人,赎回捕鱼场六十馀所,全部改成放生池。大师的高德懿行获龙天赞叹,僧俗服膺,隋炀帝依师受菩萨戒后,赐师号‘智者’,故称‘智者大师’。
  大师虽弘扬天台教学,但在行持上仍归净土。常修般舟三昧,著有《净土十疑论》,广说往生净土的愿行
。此论收在藕益大师的《净土十要》中。另著有《观无量寿经疏》、《阿弥陀经羲疏》、《五方便念佛门》等净土著作,皆盛行於中国、日本及韩国。 
  开皇十七年,师自知化缘已尽,便往剡东石城寺,谓弟子曰:‘吾当卒於此。’命弟子铺设床座於东边墙壁旁,面向西方,专竟称念阿弥陀佛、摩诃般若波罗蜜及观世音菩萨圣号。又令弟子焚香,唱诵《无量寿经》及《观无量寿经》之后,赞叹说:‘四十八愿庄严净土,华池宝树。一念改悔者,尚得往生,况戒慧重修,行道力故,实不唐捐。梵音声相,实不诳人。’又言:‘吾诸师友,伴随观音,皆来迎我。’说毕,端坐而化,如入三昧。
  时天乡寺慧延法师闻师迁化,悲念不已,极欲了知师往生处,遂写《法华经》以求冥示。夜即梦风师与观世音菩萨从西而来,慈慧眷顾地说:‘你的疑惑该去除了吧!’                  
唐.怀玉大师(志取金台)
  怀玉,姓高,丹邱人。严持律法,高风峭然。日中一食,常坐不卧。日诵佛名五万声,一生诵念《阿弥陀经》三十万遍。常行忏悔,终身不怠。
  天宝元年,见佛像遍满虚空,一人持银台来迎,怀玉曰:‘吾一生精进,誓取金台,何以银台来迎?’言
毕,圣众遂隐。乃倍加精进,三七日后,复见擎台人空中云:‘师以精进,得升上品。’过三日,异香满室,玉云:‘若闻异香,我报将尽。’而书偈:‘清净皎洁无尘垢,上品莲台为父母。我修道来经十劫,出示阎浮厌众苦。一生苦行超十劫,永离娑婆归净土。’说偈毕,香气盈室,圣众遍满,见到阿弥陀佛及观音、势至二大胁侍,身紫金色,共持金台来迎,怀玉乃含笑而逝。
  郡守段怀然作偈赞曰:‘吾师一念登初地,佛国笙歌两度来。唯有门前古槐树,枝低只为挂金台。’  
清.冬瓜和尚(笑谈西归)
  冬瓜和尚,华严庵僧,因嗜尝冬瓜,故名之。为人寡言,整日游於市街,寒暑不断。经十馀年,与邻庵慧照法师为友。往生前,告诉照法师:‘新正六日那天,我要走了你那时来相送吧!’时至,和尚赴法慧庵应供返回,见照师已於寺中等候。和尚问照法师来此何事?法师笑答:‘你与我约定此时将行,特来相送的!’和尚曰:‘和你约定的事,几乎忘了。’随即沐浴更衣,焚香礼佛,谓照师曰:‘既要往生,不可无偈留世,请为我记之:终日走街坊,心中忙念佛,世人都不识,别有一天堂。’说偈毕,怡然而化。
民国.弘一大师(悲欣交集)
  弘一大师,俗姓李,名叔同。多才多艺,工诗文,书、画、金石、音乐、戏剧,无一不精。出家后,乃发
愿穷毕生之力精研律学,由此中兴南山律宗,著有《四分律比丘戒相表记》等律学著作三十馀种。
  大师持戒精严,有‘晶莹如玉’之举,以弘律为已任。另者,日常以弥陀为日课,以求生西方为目标,为一持戒念佛的净土行者。曾参礼印光大师,并讲述‘净土法门大意’、‘净宗问辩’、‘劝念佛菩萨求生西方’等,兼弘净土。
  示寂前一月,寄书各地师友,暗示行将告别。一九四二年八月二十三日示微疾,以‘小病自愈,大病随它’的原则,不肯求诊。九月初一年午,写下‘悲欣交集’遗墨四字。初四,右胁而卧,於念佛声中安详生西。
荼毗时,大众见彩色火光,天空并出现七彩光环以及三尊闪著亮光的佛像。
  弘一大师预知时至,可由其致好友复丐尊最后的书信中证知:
  丐尊居士文席:
  朽人已於九月初四日迁化,茲赋二偈,附录於后:
  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
  问余保适?廓尔忘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谨达不宣
           前所记日月系依农历(又白)音启
     二、比丘尼篇
清.广觉比丘尼(如入禅定)
  广觉尼师,俗姓龚,苏州崇明人。年十二,即自愿茹素,努力受持经咒,朝夕精勤礼佛。年二十八,依止杭州孝羲庵袾锦法师出家,严持戒律,刻苦自持。
  年三十三,染疾,却医药,一心求生极乐。庵主为置弥陀尊像,大师便凝目谛观,合掌归命。不久,沐浴更衣,持念珠端身面佛,如入禅定,侍者恐其倒仆,以二枕垫靠之。大师挥手云:‘不需用此!’大众於是环绕念佛,师亦挥手云:‘无须劳烦大众!’遂跏趺不动,经二昼夜,微声自称佛名后,安详而逝。
清.妙净比丘尼(安详舍报)
  妙净尼师,俗姓王,乃虚云和尚之庶母。虚云和尚生母早逝,由庶母抚育成人。父为其迎娶两媳,以祧两
房子嗣之责。虚云离家披剃,父病亡,庶母即率二媳同入佛门为尼。所有家产,悉以布施,唯一心向道。
  妙净出家四十馀年,专志净土。於宣统元年农历十二月初八佛成道日,示微疾,趺坐念佛,并说偈:‘每因恩爱恋红尘,只为贪迷失性真。八十馀年如幻梦,诸缘空处本无人。’‘今朝解脱生前累,换取莲邦净妙身。有缘念佛归西去,莫於苦海久沉沧。’言毕,安详往生,数日异香不散,端坐俨然如生。
清.妙胜比丘尼(自知时至)
  妙胜尼师,俗姓朱,江苏青浦县人,嫁予富商。年四十四,乃勘破世情,於苏州西林庵出家。受具足戒於慈惠老和尚处。初研读华严,后归净土,博通各宗,辩才无碍。慈悲喜舍,广结善缘。倾资塑佛金身,重修西林庵。
  年六十,微疾,自知时至。时西林庵有一闵老师,与大师素来相熟,夜梦大师授与一卷白纸,书曰:‘昔日风光今何在?西方净土早安排;今日真能离苦海,逍遥自在上莲台。’闵老师梦醒,即忘所言。不久睡去,又见师所示之偈,并一再嘱咐:‘不可忘记,要给慈惠和尚看。’翌日,闵老师见慈惠和尚,始知妙胜尼师已於昨夜往生。
        三、优婆塞篇
东晋.刘遗民居士(弥陀摩顶)
  刘遗民,又名程之,东晋彭城人。早岁丧父,事母至孝。善老庄之言,不乐为官。后依止东林寺慧远大师
,与师共结莲社,同修净业。著有《念佛三昧诗》,为慧远大师重要的在家弟子。
  遗民立禅坊於西林涧北,精研教理,严持禁戒,勤修念佛三昧。居半载,即於定中见佛金光普照大地。又十五年,见阿弥陀佛放白玉毫光,垂手慰接。遗民再拜恳说:‘但愿意如来手摩我顶,衣覆我体。’拜毕,佛果然以手摩其顶,以衣覆其体。
  一夜,又梦入七宝池,见各色莲华,水清湛湛;又见阿弥陀佛,顶有项光,胸有卍字,指池中八功德水,令遗民饮之。遗民饮后,甘美香甜,齿颊绕香,梦醒犹有异香发於毛孔。乃知世缘已尽,宣告大众:‘净土缘
至,我因释迦如来遗教,知有阿弥陀佛。今为报恩故,当以栴檀香先供释尊,次供阿弥陀佛及《法华经》,愿一切有情生净土。’言毕,合掌面西而逝。
唐.张善和居士(十念往生)
  张善和,杀牛为业,临终见群牛竞来索命,生大恐惧,令正好请僧来救。僧告以:‘作不善业应堕恶道者,亦可因至心称念阿弥陀佛名号,而得除八十忆劫生死重罪,往生极乐。’张答说:‘地狱至急,不暇取香炉。’即左手擎火,右手拈香,向西厉声称诵佛号。未满十声,便说:‘牛去佛来,已与我宝座矣!’便含笑而
逝。
宋.王日休居士(礼佛立化)
  王日休,南宋安徽龙舒人,又号龙舒居士。博通群经,举国学进士,却弃官不就。一日,悟曰:‘是皆业习,非究竟法,不能度生死。吾当念佛,求生西方。’於是弃昔经史,专修西方之业。日课千拜,夜深方睡。著有《龙舒净土文》,普劝戒杀念佛,受到当时佛教界广大回响。
  往生前三日,遍别亲友,嘱以精进净业,告以将有远行,不复相见。至期,与生徒讲书毕,如常礼佛,忽厉声念佛曰;‘佛来迎我!’於是立化。
宋.黄打铁居士(打铁念佛)
  宋朝黄打铁,湖南潭州人,以打铁为业。自怨前世不修,今生才贫苦潦倒;但想修行,却又不知门径。一
日,见一僧从店前经过,乃请入店奉茶,请教既可修行,又不荒废工作的方法。此僧教他打一下铁,就念一声佛号,作为修行。黄生从其教,因专心念佛的原故,既不觉炉火之热,亦不觉用功之累,转眼历时三年。一日,自知时至,於是沐浴更衣,请邻人写下偈语:‘叮叮噹噹,久链成鋼,太平将近,我往西方。’嘱可将此偈流布,广度人念佛。交待完,念一声‘南无阿弥陀佛’后,即时立化。
明.周楚峰居士(绝荤西行)
  周楚峰,又名廷璋,云南人。禀性淳厚,治家不计有无,有则散诸贫乏。与之谈话,唯笑作答;有人戏谑
,詈辱他,亦一笑而已。
  每晨必诵《金刚经》、《阿弥陀经》及佛号不拘其数,怡然自得。年七十八,於清明扫祖坟毕,便辞别祖先。返家后,告其妻曰:‘吾将行矣!弥陀迎我,观音、势至俱来也。’不久又说:‘观音谓我绝荤五日,可西行。’遂日食一粥一蔬。至期令子弟共诵佛名。诵经毕,端坐而逝。时有异香发於体,面貌如生。
明.袁宏道居士(暂居边地)
  袁宏道,字中郎,号石头居士,湖北公安人。与兄宗道、弟子道、三人先后举进士,皆好禅宗。
  宏道初学禅宗於李卓吾,信解通达,故喜辩论。后自省此乃空谈,非实际,遂专志净土。晨夕礼诵,兼持禁戒,并博采诸经,作《西方合论》一书。兄弟亦同归净土。后因病辞官,入荆州城僧寺,念佛无疾而生西。
  其弟中道,一日礼佛趺坐,忽入定,由二位童子引导西行,而至极乐世界边地,见兄宏道。兄告弟曰:‘我净愿虽深,唯情染未除,初生此一些时日后,当居净土。然终以持戒不严,仅能边地居。若欲与大士等升虚空,尚须精进修持。幸而宿慧猛利,又曾作《西方合论》,赞叹如来不可思议度生之力,故感得飞行自在,游诸刹土,诸佛说法,皆得往听,此实为殊胜也!’又说:‘我不贪图妙乐,却已享极乐若此,若吾生时能严持戒律,则妙乐尚不止如此。而你般若颇深,但戒定力甚小。人若只悟理而不重戒定,那只是狂慧而已。所以,你当趁著身强体健之时,老实修行,兼持净愿,勤行方便,怜悯一切,不久我们便可再度相会。’
  中道定中神游极乐,与兄宏道相会,畅话极乐边地之事,遍传当代。此不仅证明宏道已往生极乐之事属实,更给予净土行者得生上品的确实方向。
民国.胡松年居士(从容等待)
  胡居士,上海人,以经营丝绸为生。中年后,因听法师讲经,觉世间无常,遂归依灵岩山寺印光大师,茹素念佛。抗战期间,上海诸寺常举办消灾祈祝和平法会。松年护持法会道场,不遗馀力。后往灵岩寺,随众作务,潜心念佛。印公圆寂后,为营建塔院,奔走辛劳。
  往生前夕,示微疾,通知亲友明晨八时往生,再劳大众前来助念。翌晨,大众赶来助念,愕然见松年正安然吃早餐,不像即将往生之人。八点将至,果真趺坐念佛,告众说:‘大势至菩萨已来接我,但我一定要等到阿弥陀佛亲自来接,才要前去。’话刚说完,马上又说:‘阿弥陀佛来了!’一笑阖目而逝,时正鸣钟八下。是日亦值印公塔院落成周年纪念,到山缁素,见者甚众,个个叹为稀有。
民国.李孝洲居士(临终得助)
  李孝洲,天资聪颖,幼年随父近事夏莲居居士,受其教诲。肄业於北京大学时,即受菩萨戒,长齐念佛。后以身染肺疾,家业耗尽,久治不愈。夏师悯之,率侍者数人亲往控疾。见其病重危怠,性情暴烈,面容凶恶,对其开示亦不愿听闻。尤有甚者,恶口谩骂,喋喋不体。
  夏师呵斥曰:‘你向来称我为老师,我今以衰老之身来亲探汝疾,怎不听受教诲呢?’教洲始敛声不语。夏师乃为其开演净土念佛之功:‘此一念心,不可称量,不可思议,具无边功德,为佛与佛乃能究竟之妙谛。’孝洲闻后,心开意解,坐起合掌,虔诚忏悔,随即闭目念佛。夏师亦领众助念。约二小时,孝洲忽开目说:‘佛来迎我!叔祖早已往生,亦随佛而来。佛语我仅能生极乐边地耳。’夏师笑曰:‘边地何瑕之有?我现欲往而未能也。’
民国.绍慧安居士(愿力精进)
  绍慧安,初信外道,后阅《印光大师嘉言录》,方深信三宝,一心向佛,勤修净土。一日,以乘车不慎,失足受伤,经百馀日,病始稍愈。是年九月,张公殿住持自逊和尚荼毗,前往观礼,并参加念佛。归途中受风寒而卧病不起,於是更加精勤念佛,志求西方。至十月十二日,自知时至,令家人助念。至夜,问家人云:‘此是何时?’家人妄说:‘漏将尽矣。’慧安肯定的说:‘今夜丑时决定西去。’丑时至,又说:‘阿弥陀佛
与诸圣众现前,自逊和尚亦来迎接,吾去矣!’旋即高声念‘阿弥陀佛’三声,安详而逝。面貌如生,四肢柔软。逾八小时之后,身体冷尽,顶温犹存。
民国.刘信童居士(深信得度)
  刘信童,河南开封人。年十三,颈生恶瘤,脓血淋漓。其父为官他乡,唯有母亲照料。一日,母换装欲外出。童问母何去,母答曰:‘拜师父去。’童问:‘拜师父何用?’母答:‘念佛求生西方,脱离娑婆苦海。’童若有所悟,便请母必代其拜师。母即代其归依明德法师,并受八关齐戒。回家后,见身卧病床,数月不得
动弹的儿子,长跪合掌不动,如无病之人,不胜欢喜。                  
  童自始虔诚念佛不辍,大约三个月,告诉母亲:‘儿业障已尽,将往西方。母为儿拖累操劳一生,实在辛苦了!儿感恩,以共期净域为报。’母亲即刻邀请同道数十人来家助念。初因卧室臭秽,即在室外念佛。不久,忽闻室中飘来异香芳浓,不像世间沉檀之气。大众即转至室内念佛探视,见信童合掌端坐,闭目念佛,顷刻,安详往生,异香弃塞,三日不散。
民国.杨莲航居士(忏悔得度)
  杨莲航居士,浙江馀姚人。闻童觉航居士修净业,屡往就教,解悟超群,常入莲社念佛。后因病,杀生以
充口腹,遂远离莲友。至病剧,莲友告以必死,乃憬然悔悟,疾至佛前披露忏悔,复守五戒,誓不再犯。从此放下万缘,一心念佛,以待报尽。 
  莲友知其念佛功浅,先请人助念。后两日,莲友亦助念。莲航忽觉神气清爽,梦见光明。至二更,莲友将回家,杨知此时助念已得力,便说:‘我西方未到,须请诸位莲友全夜高声助念,不可辍也。’莲友又高声念佛,并时时警策之。不久,杨笑曰:‘西方今到矣,好莲花!好宝池!好光明!’乃目注佛像而逝。
  四、优婆夷篇
宋.越国夫人(荣谢可鉴)
  越国夫人王氏,乃宋哲宗之生母也。专修净土,昼夜无间,引导诸妾共修无辍。其中唯有一妾懈慢,夫人恐因一人而坏了规矩,便摈斥之,此妾警栗后悔,遂发愤精进。一日,谓同事说:‘我将去西方矣!’是夜异香满室,无疾而逝。隔日,同事者告夫人言:‘昨夜梦去逝之妾,托我向夫人致谢,谓幸蒙训示责备,才发奋精进念佛,终得往生西方。
  夫人说:‘她能入我梦来,我才相信。’那夜,夫人果真梦见亡妾来谢,夫人便问:‘可以领我到西方吗?’妾曰:‘可引导夫人前行。’杀那间,即见一大莲池,莲华有大有小,有荣有悴。妾曰:‘世间修西方净
业者,才一发心,便於池中开一莲华。精进者,莲华便荣盛;懈怠者,其莲华便憔悴。’后见到两位有名的净业居士:一是杨杰,穿著宫服,坐在莲华上,宝冠璎珞,庄严其身;另一是马玎,亦著官服端坐莲华上,唯其莲华萎谢。
  夫人问妾:‘我当生何处?’妾引导,见一莲华台,金碧辉煌,光明烛照。妾告夫人,此其生处,乃金台上品上生。
  夫人梦醒,悲喜交至。晚年,一日寿诞,晨起焚香祝祷,望向观音阁而立。当诸眷属趋前祝寿时,方知夫人已立化西去。
  此段梦游西方净土事迹轰动一时。而夫人梦时,马玎尚健在,因听闻此事而大加精进,临终时,端坐念佛而逝。之后,有十多位僧众同梦共回报曰:‘我已得生净土上品了!’此前后呼应的事实,成为净业行者生西的具体例证。
民国.张莲觉居士(护法得度)
  张莲觉,又名静蓉,广东新安人。姿仪端美,聪颖夙慧。父任翻官,莲觉亦善之。幼信佛教,既长,适何东爵士,人称‘福禄鸳鸯’。然富而不骄,慈悲济物,每值兵乱饥馑,便斥资巨万,广济灾民,封於佛教三宝更是护持不懈。尤其在香港创立东莲觉苑,殿宇金容,庄严宏伟,盛於当时。又兼设有佛学院,为诸净侣研究佛学之处所,育材弘深,远近风闻。
  东莲觉苑於每年十一月十七日阿弥陀佛圣诞之日,启建佛七法会。一九三七年,莲觉自知时至,特将佛七暂缓於十一月二十七日举行;佛七圆满之日,莲觉示微疾,随后安详往生。临终时,一片红光起於足下,后变为白光笼照全身,向西而减。在旁目睹此一异相者,约百馀人,无不惊叹称奇。

上一页:净土问题的研究      下一页: 念佛法门返回作者目录

  赞助、流通、见闻、随喜者,及皆悉回向尽法界、虚空界一切众生,依佛菩萨威德力、弘法功德力,普愿消除一切罪障,福慧具足,常得安乐,无诸病苦。欲行恶法,皆悉不成。所修善业,皆速成就。关闭一切诸恶趣门,开示人天涅槃正路。家门清吉,身心安康,先亡祖妣,历劫怨亲,俱蒙佛慈,获本妙心。兵戈永息,礼让兴行,人民安乐,天下太平。四恩总报,三有齐资,今生来世脱离一切外道天魔之缠缚,生生世世永离恶道,离一切苦得究竟乐,得遇佛菩萨、正法、清净善知识,临终无一切障碍而往生有缘之佛净土,同证究竟圆满之佛果。

免责声明:本网站为佛教网站,非赢利性网站,内容多转载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网站所有文章、内容,转载,功德无量。(未经允许,禁止复制网站模板)

联系QQ:  站长信箱:zgddfj@163.com

京ICP备16063509号-15

得雅他 贝堪则 贝堪则 玛哈贝堪则 惹杂萨目 嘎喋 梭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