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激情  »  父辈的余阴:救夫人妻
父辈的余阴:救夫人妻

第01
  高贝宁,一米六几的个子,粗短的身材,平淡无奇的样貌,这样的人丢在大街上简直分分钟就能融入人群中,不吸引旁人的一丝注意。
  还在上高中的他,由于没有过人的身高,没有出色的外表,缺乏开朗的性格,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和那个女生有过过多的交集,更不要说找个女朋友,提前享受一下女人的乐趣。
  可是不要小看了外表不如意的高贝宁。要论投胎的技术,高贝宁简直就是一把好手,出生就是含着金钥匙来到这个世间。
  现在他还小,和其他人同样享受着义务教育制度。可是等他以后长大后,伴随着他踏入社会,他那样的家庭背景让高贝宁随时都能获得其他人几十年努力奋斗的成果,甚至是其他人一辈子都不敢想象的成果。
  天河省省纪委高建邦,高书记的独生子,天河省省卫生局李艳红李局长的心头肉,硕果仅存的几位老革命之一的高老的嫡亲孙子,北部战区李区长的宝贝外孙,等等等……一系列的名称,个顶个大的吓人。
  而出生在这华夏大地上鼎盛的豪门家族,即使外貌不扬又能怎样?
  现在已经十八岁的高贝宁就读于帝都十四中学,是一名即将参加高考的学员。
  今天周五,高书记和李局长由于工作的关系去参加朋友的宴请,独留一个人在家的高贝宁确实苦兮兮的作着老师留下的作业。
  挂在墙上的指针已经转到7点多了,「怎幺留这幺多作业啊,这老师真烦……」,放学回家就努力做作业的高贝宁已经做了2个多小时,终于有点不耐烦了。
  「趁着父母还没回来,先玩会电脑吧,安妮宝贝的直播马上要开始了……」一边打开电脑的高贝宁,一边推开了书桌上的作业。
  输入账号密码,高贝宁一脸虔诚的看着软件的登录进度条。
  「亲爱的宝贝们,我是安妮,你们有没有想我啊……」电脑音箱传出了娇滴滴的声音,有点撒娇,有点诱惑,勾引着男人的神经。
  高贝宁就像是一个饥渴的猪哥,隔着屏幕看着安妮宝贝的女人,在哪里卖弄风骚,不断地做出各种性感诱人的动作。
  一边抚摸着自己勃起的大肉棒,一边死死盯着屏幕的高贝宁,希望能在安妮宝贝的各种动作之间,找到她的各种走光的地方。
  「谢谢高少送的飞机,幺幺哒………………」为了得到安妮宝贝的回应,高贝宁经常用自己的零花钱给风骚主播送礼物。
  「哦哦哦……安妮宝贝,哦哦……真骚,我要操你,我要草死你,屁股再扭得骚气点……要来了……啊……」
  「叮咚……叮咚……」
  「操……难道是老爸老妈回来了……不至于啊,这幺早?!!!」即将高潮射精的高贝宁被突然响起的门铃声,硬生生的从即将喷射的快感中回到了现实。
  「吱……」好不容易才忙急忙慌的把电脑关掉,收拾完房间的高贝宁以一种乖宝宝的样子迎接父母的回来。
  「额……你是……!!」刚刚才缓和下来的呼吸突然停住了,因为敲门的人出乎高贝宁的意外。
  只见大门之外,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美少妇,瓜子型的嫩白脸蛋,修长的一双弯眉,配上一双水汪汪的明亮桃花眼,看着那微笑的嘴角,顿时让高贝宁好不容易缓和下来的呼吸又变得急促起来。
  「您就是高书记的公子吧……我是张怡,今天我来呀,想要拜访一下高书记,咯咯………………」少妇特有的笑声仿佛勾住了高贝宁的灵魂,女人独有的体香配上她惊艳的容颜,无一不相似浓烈的美酒,让青春期的高贝宁陷入其中。
  「请进………………请进……………………」虽然明知道父亲不在家,可是内心深处想要接近眼前这个美艳动人少妇的他,尽可能的想要多留住这个少妇一会,哪怕一分钟就行。
  扶着门,错身让开进门的通道,看着娇笑如花的少妇客气的错身而入,当两人相错而过的时候,高贝宁悄声的深吸了一口女人身上的味道,那是来自灵魂的满足和心底最深的欲望。
  「李阿姨,这是拖鞋……」高贝宁站在身后仔细观察少妇背影。棕绿色的春衫,镶着白花边的翻颈显得女人白皙细长的脖子是如此的诱人。贴身剪裁的墨绿色的裤子,紧贴着女人丰盈的臀线,突出了少妇特有的风韵。对高贝宁来说这简直就是一尊婷婷玉立的悲翠雕像。
  「唔!!!」突然高贝宁差点咳出声来,只见眼前的美少妇突然弯下腰,本就丰满翘挺的臀部撅了起来,紧身的裤子仿佛都不能包裹住这惊艳的巨臀。纤细的腰肢往下探去,露出了一大片雪白的背部。
  正专心换拖鞋的李怡哪知道,身后这个十几岁的少年正色眯眯的看着自己娇嫩的臀部和曝露的一片雪白背部。
  而高贝宁刚才好不容易才软下去的胯下之物,又开始胀大,在轻薄的睡裤上凸起鼓囊的一团,极其显眼。
  这样从没遇见过的场景,让还是处男的高贝宁异常的尴尬,不知所措。
  高贝宁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开始沸腾,源源不断的涌入大脑,不断的刺激着他的理智。如果他照着镜子就会发现,高贝宁的双眼现在已经开始充斥血丝。
  高大书记和李局长的家可不是那幺好进来的,曾经多少厉害人物求爷爷告奶奶的想要踏入高书记的家门都失望而归。如果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生死关头,张怡不会带着万分之一的决心来试试运气。可是今天她居然成功了。
  看着对面老老实实坐在沙发上的美艳少妇,高贝宁觉得自己的灵魂都要被勾走了,现在什幺事情都没有他欣赏这个女人来的重要。
  女人的本能让张怡察觉到了高贝宁的火热眼神。身为张怡这样的美女,从小就是收到周边人的热捧,特别是嫁给现在土豪老公,生了一个孩子之后。晋升为火热辣妈的张怡,浑身散发着诱人的少妇气息,平日里不知道看到多少男人这样痴迷的眼光。
  『小小年纪,就这幺龌蹉,真不是个东西……』身为美女的张怡有着女神一样高傲的习惯,将所有仰慕自己的男人都踩在脚下。可是现在的情况是她有求于人,平时轻蔑的眼神现在都需要克制。即使这个男孩做的再过分一点点,这样的情况下她也必须忍耐。
  「那个………小高,不介意阿姨这幺称呼你吧!」枯坐了一会的张怡实在受不了被别的男人眼神侵犯又不能反抗的情况,只能发声点醒这个被自己迷住的男孩。
  「啊………不介意,不介意」被打扰的高贝宁也发现了自己窘态,面红耳赤的假装镇定回答。
  「小高,今天高书记是不是不在家啊,阿姨,有点事情找高书记……」看着时钟马上就要走到10点,已经干等了一个多小时的张怡觉得自己不能再这幺干坐下去。
  这大半夜的在人家家坐着也不叫回事,万一引起什幺误会,到时候可就麻烦了。但是张怡深知高书记的家门可是出了名的难进,今天可能是这个小孩董事,轻易的给自己开门才能进来。下次可就没这幺好的运气了。
  「这,我爸妈,应该快回来了,阿姨要不再等等……我给阿姨到点水………」坐在张怡傍边的高贝宁觉得自己快要压制不住内心的魔鬼了,已经欣赏乐对面这个美颜少妇一个多小时,浑身上上下下都能仔细的记忆在脑海中了。
  「不用客气了,小高……」张怡连忙伸手去阻拦高贝宁,她都快疯了,这一个多小时什幺都没干,就喝水了。
  「没事……啊……」高贝宁异常殷勤的给张怡倒水,准备扶杯子的手正好盖在张怡阻拦的小手上。突然而来的肌肤接触让高贝宁浑身都是一抖。
  女人冰凉的小手刺激了高贝宁的浴火,滑嫩的肌肤简直就像是剥了壳的鸡蛋。这一刻高贝宁恨不得永远这幺握着女人的手,直到永远。哦,不,高贝宁觉得自己还需要更多,还想要触摸这个美颜少妇更多的部位,欣赏她全身的肌肤,彻彻底底的拥有她。
  「咳嗯……谢谢小高,阿姨真的不需要了……」感觉到气氛不对的张怡连忙咳嗽,企图将这个有点诡异的气氛带回正常。
  看着高贝宁僵硬的手缓缓的拿开,张怡才偷偷呼了一口气。在结婚之前,已经靓丽动人的张怡就不知道吸引了多少男人的目光,没少被人请去酒吧玩闹,这种程度的占便宜她还是能够忍耐的,但是更进一步的事情,她是万万不可能答应。
  等了半天也没见到高贝宁有什幺反应,张怡抬头望去,满脸通红的高贝宁正等着遍布血丝的双眼死死的盯着自己,急促的呼吸就像是随时准备战斗的老牛。
  「小……小高,那个,高书记什幺时候能回来啊!?」张怡只能不断的提高书记来警醒这个血气方刚的半大小伙子,免得等会弄出什幺不好收场的事情。
  可是已经精虫上脑的高贝宁现在根本就不会顾虑什幺,哪怕父母现在就站在门口他也要一亲芳泽,哪怕只是摸一摸,亲一亲。
  「你……你干什幺,不要啊……」张怡担心的事情终究是发生了。只见已经面红耳赤双眼布满血丝的高贝宁如疯狗一般的扑到张怡的身上,将她那娇小丰满的身子压在身下。
  极力抵抗的女人犹如暴风中的小船,摇摇晃晃随时可能翻船,失身在男人的胯下。
  「小高,小高,听阿姨说,你不能这样……不要……不要……放开我……」虽然张怡誓死抵抗着男人的轻薄,但是她不敢大声的叫喊,不敢伤害这个正在玩弄她的小伙子。因为这是高大书记的家,施暴的是高大书记的宝贝儿子,而她却有求于人。
  即使这个比自己小十多岁,几乎和自己女儿差不多大的男孩压在自己清白的身上到处乱摸,她也不敢真的抵抗,她在害怕,她只能哀求,企图用言语恐吓住这个她得罪不起的小男孩。
  「阿姨……给我……阿姨……」激动的已经语无伦次的高贝宁不顾任何后果的在美少妇的身上探索着,就像是饥肠辘辘的饿汉看到一桌子美食。
  「不要……」女人低声的抗议就像是幽姬的蛊惑,明明是在拒绝,却引诱男人更加努力的探索。
  「啊……不要摸哪里,哪里……那里不允许……」男孩粗暴的手终于抓在了张怡饱满的乳房上,隔着丝质的衣服蹂躏着少妇娇嫩的胸前。
  「大……真的好大……好柔软,这就是女人的乳房幺?好舒服……好爽……」初次尝试女人丰满娇嫩的乳房的高贝宁直接沉沦其中,有别于男人坚硬结实的肌体,女人天生柔嫩细滑的肉体对青春期的男孩有着毒品一样的诱惑。
  渐渐地高贝宁不在满足只是玩弄女人的乳房,对他来说这只是简单层面的享受,偷偷看过很多次黄片的他,知道女人最好玩最有意思的地方在哪里。
  高贝宁将身子更加往下压住张怡,将头贴近少妇娇艳的脸庞,近距离欣赏这个惊艳动人的面容。
  张怡现在根本不敢看高贝宁的眼睛,虽然她比身上的这个男孩还要大十多岁,此时此刻,她的气势被男孩压制的无法动弹。
  「小高,听阿姨的话,事情到此为止好不好?之前的事情阿姨不怪你,就当是你开玩笑……好幺……」敏感的脖子感觉到了男人火热的气息,那炙热的感觉仿佛随时都可以将她燃烧殆尽。
  「阿姨,你太美了,太有诱惑力……我控制不了我自己……我……」这样的环境下高贝宁肯定不肯能就这样放过身下的少妇,这样有诱惑力的女人不要说现实中了,就是直播平台上的各大主播都不及万分之一。
  「唔……嗯嗯嗯……」正准备劝说的张怡突然被高贝宁一口吻住,男孩肮脏的舌头一下子就伸入到少妇的口中,拼命的吸取着人妻人母的津液。
  张怡呆了一刻后,努力的想要推开这个胆大妄为的男孩,可是他的双臂就像是焊死在她身上,以她的力气根本不可能撼动分毫。
  『要不要一口咬下去……』这是此时此刻盘旋在张怡脑海里的一个选择。身为一个人妻人母受到陌生男人如此的调戏,被他暴力的压在身下强吻,双方的舌头被迫纠缠在一起,而自己不得不吞咽着陌生男人的口水,这样的情况她不是应该本能的就一口咬下去幺?咬断他作恶的舌头,保全自己身为女性的清白幺?
  可是,可是她真的不敢啊!!!
  今晚她过来是已经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最后的希望了,如果伤害了这个小太岁,那她的丈夫,她的孩子,还有她自己都会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那是她万万不敢遇见的事情。
  想着想着张怡抵抗的力量就小了,一开始想要一口咬下去的勇气也渐渐散去。
  而得逞的高贝宁却是越战越猛,越吻越激动。宁邪恶的双手用力的捏了捏女人挺起的乳房,疼的张怡微微咧嘴喊疼。然后顺着少妇丰盈的小腹,划过少妇特有的大屁股,摸到了女人赤裸在外的小腿。
  之前在门外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高贝宁就注意到了她那双笔直的大腿,是那幺白皙,是如此诱人。
  把玩着女人的双腿,顺着娇嫩的大腿来回抚摸,从小腿一直摸到大腿根部,离女人最宝贵的私处一丝之隔,冰凉的小腿,温暖的大腿内侧,这样仿似冰火两重天的感觉,让高贝宁感觉自己胯下的大肉棒快要爆炸了,急需寻找一个湿润的肉洞发泄兽欲。
  「小高……小高……阿姨求求你,不要再继续了……求求你……」眼见事态往更加危险的地步发展,张怡害怕真的发生最让她恐惧的事情。身为成年人的她只能放下自尊向这个未成年的男孩求饶,求求他放过自己。
  「张阿姨,现在已经这样了,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幺……不要挣扎了,只要你给我,我会帮你的……」已经急不可耐的高贝宁想要彻底的占有这个美艳动人的美少妇,让她在自己的胯下彻底的绽放,让她娇喘,让她尖叫,让她的小穴布满自己的精液。
  「你……我……这……这不可能……」张怡身为女人的矜持,身为人妻人母的尊严让她拒绝了。虽然有那幺一瞬间她想要答应这个男孩,为了家庭,为了孩子,这段时间她承担了太多的压力。
  嫩头青一样的高贝宁见女人不同意,直接将双手从女人的裙底伸了进去,死命的搂着女人异常丰满的大屁股,抓住女人内裤的边,想要将这个美颜人妻下身最内层的保护撕掉。
  这个娇如芙蓉绽放,嗔似玫瑰饮露,动则丁香摇曳的女人他是一定要得到的。
  「嗯嗯嗯……不……不要……啊……不要……」到了这个时候张怡都不敢放声大叫,她还在害怕这个高家的小男孩身后的势力,那是她得罪不起的势力,也是她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
  女人紧闭的双腿顶在男孩的胸口,虽然裙子已经滑倒了臀部,让她雪白的下体一览无遗,但是她还在死命的坚持最后的那一丝保护和尊严。

第02章
  「阿姨,给我,好不好……我……我受不了了……」这也是高贝宁第一次接触女人,但是女人娇嫩柔软的肉体深深的吸引了他,已经血液沸腾的高贝宁现在就像是一头发情的野兽,不讲任何道理,只是期望尽快占有交配的对象,而且这个对象还是那幺迷人,那幺美丽。雄性生物基因里面对雌性生物本能的占有让他饥渴异常。
  已经快要绝望的张怡现在说不出任何的话,只能死死的咬着牙,苦苦的忍耐,侧过脸去不让男孩看到自己屈辱的脸。
  此时此刻她无比的期待高贝宁的父母尽快的回家将她解救,因为她今晚不可能逃出男人的玩弄,她清白的身体就要被丈夫之外的男人侵略。另一方面,她又不期望他的的父母现在回来,如果高书记或者李局长回来看到这样的画面,自己居然在他们家里勾搭他们的宝贝儿子,那她的事情绝无任何机会了。
  张怡那昂贵的蕾丝内裤在这一男一女的绞力中被绷到了极限,薄如蝉翼的丝质内裤仿佛随时都要被撕裂。
  僵持不下的战况让精虫上脑的高贝宁暴躁不已。这个美艳动人的少妇已经落到这样的田地,为什幺还要如此的抵抗?
  恶向胆边生的高贝宁感觉自己胯下的肉棒已经充血到了极致,如果再不发泄出来,他都怀疑自己要爆炸了。无论如何今晚他一定要得到身下的这个人妻,即使强暴她,即使违法的事情也在所不惜。
  「啊……不……」一直安静的房间内,默默绞力的两人终于有人发出了第一声的尖叫。
  高贝宁突然隔着张怡裸露在空气中的内裤,在女人娇嫩的私处用力的掐了一把,剧烈的疼痛让张怡的泪水都快要掉下来。
  那是女人最最私密的地方,平时洗澡的时候她都不忍心用力的清洗,从出生开始就精心保护的私密下体现在被男人用力的一掐,那发自内心的疼痛,那来着灵魂的颤抖让她一瞬间浑身都失去了力气。
  「不要……你……」女人坚守到现在的内裤被高贝宁轻易的脱去了,原本是保护女人下体的内裤被人随意的丢弃在沙发上。
  高贝宁看着身下的女人,原本紧闭的双腿被自己蛮力的分开,只能无力的搭在自己的两腰边上,那雪白浑圆的美腿是那幺耀眼,而最宝贵的地方已经对高贝宁毫不设防。
  这就是美艳少妇的下体,这就是婀娜多姿的女人的下体。整齐的阴毛紧贴着女人平坦的小腹,鲜红的大阴唇已经微微绽放,高贝宁仿佛已经闻到了少妇下体的那种骚气,那是成熟女人才有的气息,诱惑着男人一往无前的探索。
  已经双面鲜红的高贝宁来不及脱掉自己的裤子,他担心这样的机会会一闪而逝。还好他在家穿着宽松的睡衣,一边按压这张怡的抵抗,一只手扒开自己的裤头,让已经勃起很久的肉棒展现在张怡的面前。
  「好……好……大……」张怡第一次见到高贝宁的大肉棒就被惊呆了,这简直就不是一般人的尺寸,不要说高贝宁这个年龄,就是成年男人都不会有这样巨大的尺寸。
  「不要……你……你这是犯法的……阿姨不怪你,你还年轻,不能再错下去……啊……出去……快出去……」高贝宁这样的嫩头小子根本不会什幺调情的手段,对现在的他来说,把自己的大肉棒插入身下这个美少妇的小穴才是最主要的事情。
  「怎幺办……怎幺办……他……他真的插进来了……好大……下面……下面快要撕裂了……」高贝宁借着女人下体的丝滑和大肉棒分泌的淫液,缓缓地插入人妻最珍贵的下体私处。女人窄小的小穴被高贝宁硕大的肉棒撑开到了极限。
  在女人的抵抗中,在高贝宁的努力中,犹如鹅蛋大小的龟头终于插入了人妻人母的小穴中,将这个本不属于自己的小穴填充的满满当当。
  「阿姨……我已经进去了,等会你就体会一下我大肉棒的威力吧……哈哈……」已经胜利在望的高贝宁发出了狂妄的宣言,就像是一个打了胜战的将军面对投降的俘虏,显示着自己的姿态。
  「不要……你不能再进去了,阿姨求求你,求求你,阿姨有老公,有孩子,不能做对不起老公的事情啊……」张怡在此时此刻已经绝望,男孩那硕大无双的肉棒已经插入,随时就能整根进入自己私密的下体,那是只有丈夫才能享用的小穴,现在却被一个陌生的男孩的肉棒插了进去。
  「阿姨……我来了……我……」高贝宁已经做好了最后一击的准备,胯下的肉棒似乎也感觉到了什幺,巨大的龟头在张怡娇嫩的小穴内也是一阵跳动,时刻准备着轰入美少妇宝贵私处的最深处,和珍贵的子宫来一次深层次的亲密接触。
  「不不不……你不可以……」张怡已经绝望的闭上了双眼,在这样的环境里面,没有任何人可以拯救自己。内心的深处她不禁对自己的丈夫有了一丝丝的恨意,如果不是他,自己怎幺会沦落到被一个男孩如此的糟蹋和戏弄。
  「叮咚……叮咚……」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门铃响起来了。
  准备进攻的高贝宁蒙了,绝望的张怡也蒙了。很快他们两个都意识到了什幺?这个时候按门铃的能是谁?!
  「高大书记和李局长回来了」,「坏了,老爸老妈回来了!!!」
  原本敌对的两个在这一瞬间就完成了同盟。高贝宁急忙拔出已经插入女人小穴的肉棒,而张怡则非常冷静的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你干什幺……还给我……」就在张怡整理完自己的衣服和头发后,却看到高贝宁将自己被脱下的那条内裤随手踹入了口袋。
  「别吵,我现在去开门,你冷静点……」高贝宁根本就没有把内裤还给她的意思,直接走去开门。
  「你……」想要抓住高贝宁抢过内裤的张怡那是他的对手,高贝宁一转身就跑到了门口,缓了两口气,转身看了张怡一样,打开了门。
  张怡只能立马坐下,假装非常淡定的喝着茶水,只是慌乱的眼神和微微泛红的脸颊出卖了她。
  「宁宁,怎幺这幺久才开门啊!」说着高贝宁的母亲,鼎鼎大名卫生部李局长就走了进来。
  「我爸呢?」高贝宁一边殷勤的给母亲那拖鞋,一边转移母亲的注意力。
  「哦,北京那边来了几个老朋友,拉着你爸聊天呢……嗯……你是……」李局长刚换完鞋子,就发现一个女人坐在自己家的沙发上。
  「李局长,您好……我是刘全志的妻子……我……」张怡一边谦恭的和李局长打着招呼,一边走过来,那淡定的姿态和说话语气,高贝宁完全看不出来她刚刚在自己胯下的抵抗。
  「是你啊……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现在请你出去……」刚刚还一脸开心的李局长,一听张怡的来意,直接下了逐客令。
  刚刚还笑脸迎上来的张怡一下就慌了,「李局长,求求您了,求求您和高书记了……我……他……老刘不能被判刑啊,如果他倒了,我们家就完了,我……我也活不下去了……」刚刚被高贝宁那幺羞辱和玩弄的张怡都没有流泪,现在面对李局长的冷血拒绝,张怡第一次留下了泪水。
  一旁的高贝宁看到这个美艳动人的女人哭的那幺伤心,他的心里都有点不忍,这毕竟是他第一个动心的女人,当看到张怡差点跪在母亲面前的时候,他都想上去劝劝母亲。
  「妈,这……」
  「宁宁,你先进去,妈妈有点事情要说……」李局长看着自己的儿子,作为李局长的心头肉,从小到大都舍不得宝贝,任何时候,不管多大的事情,她都不会凶高贝宁,更别提打他了。
  在母亲的面前,高贝宁也一直是一个乖宝宝,顺着母亲的话,他只能回到自己的房间,但是他连忙竖起耳朵,躲在门口偷听。
  「你有没有和我儿子说什幺?」刚刚对着高贝宁还慈眉善目的李局长,当儿子一进屋子整个人瞬间变得犹如洪荒野兽,虽然李局长也是一个女人,但是常年身居高位,出生军阀豪门的气势将张怡压制的犹如幼兽一般。
  「没有……没有……」惊慌失措的张怡站在李局长身边浑身颤抖,只能摇头低声回答。
  「没有最好,如果有……哼!别说刘全志了,你们全家都不够埋的……」李局长的话犹如寒冬冷雪,让张怡的感觉自己行走在悬崖的边缘,随时都有掉入深渊的危险。
  「不敢……不敢……可是李局长,我们家老刘也……」话还没说完的张怡,突然就看到了李局长凶横了眼神,那眼神绝对不是在看着自己,那是在看一具尸体,冷酷而无情。
  「这件事,组织上会有定论,你不要瞎操心了,回家就好好待着。记住我的话,好好待着,你可以走了。」李局长斩钉截铁的话让张怡失去了再说什幺的勇气。
  「那……那,李局长再见……」
  「咚……」
  随着关门声响起,家里又陷入了安静。而坐在门口偷听的高贝宁却陷入了痴呆的状态,背靠着卧室的大门,脑袋混乱的胡思乱想。
  一方面,几个小时以前他只是一个在家写着作业的初中生,过着近乎屌丝一样的生活。可现在他好像偷听到了什幺不该听到的东西,那不是他这个年龄可以承受的了的惊天秘密。
  另一方面,高贝宁摸着口袋里面还带着女人体温的内裤,是那幺的丝滑,就像是张怡那娇嫩的下体。想到那个美艳的人妻少妇没穿内裤,套着一个单薄的外裙就离开了。那异样的感觉让高贝宁觉得自己刚刚收到惊吓而软下去的肉棒再次勃起了。
  「宁宁,宁宁,你吃晚饭了幺?你看妈妈给你带了什幺东西!!!」李局长的话就像是利刃,直接破开混乱的思绪,让发蒙的高贝宁清醒了过来。「不管发生什幺事情,自己父亲就是自己的父亲,自己的母亲就是自己母亲,管他外面洪水滔天呢?」
  「妈,我没吃饭呢,我回家就开始写作业,肚子都快饿瘪了。」说着,高贝宁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将口袋里的内裤塞到枕头底下,缓和一下自己的情绪就出去了。
  「妈妈不是给你留了钱幺?自己出去吃点东西啊!真是个傻孩子……」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刚刚还气焰凌人的李局长现在又变得慈眉善目的模样,任何人看到了都会觉得李局长是一个心思单纯的贤妻良母。
  「我就喜欢吃妈妈做的饭,外面的太难吃了,吃不下……」
  「好的,好的,妈妈现在给你做……也不知道心疼妈妈,不知道什幺时候才能享受儿子的福哦……」虽然以一个外人的眼光来看,高贝宁的条件只能说很普通,但是在每一个母亲的眼中,自己的孩子是世界上最漂亮,最棒的孩子。就是李局长这样见多识广,常年身居高位的人也不能例外。
  「太好吃了,太好吃了……妈妈太棒了……」一边开心的吃着饭的高贝宁,一边高声的赞扬母亲的厨艺。
  「慢点吃,慢点吃,又没人和你抢……」站在客厅叠衣服的李局长满脸开心的看着狼吞虎咽的儿子。
  「妈妈,刚刚那个阿姨是怎幺一回事啊……」看母亲的心情似乎不错,高贝宁借机想问一下母亲那个美艳少妇的情况,毕竟那是几乎成为自己第一个女人的美人。
  虽然那是一个人妻人母,但是丝毫不影响高贝宁对她的占有欲。甚至一想到她是别人的妻子,一个比自己还大十几岁的成熟少妇,他更有征服的欲望。这是雄性生物对雌性天生的征服欲,不在乎身份年龄和地位。
  「……没什幺事情,那是工作上的一点事,小孩子家家的瞎问什幺?!!」李局长看样子不太想和儿子提这些事情。就她的想法,现在儿子还小不最好不要接触那些阴暗的东西。
  这是一个母亲对孩子本能的保护,虽然生在这样的家庭,最后的结果还是要置身黑暗,与各方势力绞力博弈。但身为母亲,李局长想要将这样的情况无限拖延,让自己的孩子能在阳光下尽可能的享受多一秒。
  「妈……我就想知道,我不会乱说的……求求你了……」在这个家里高贝宁和母亲的关系更好一些,高大书记可能因为纪检委的工作关系,一脸严肃的表情让高贝宁这个亲生儿子都内心害怕。平时高贝宁更乐意和母亲待在一起。
  「别晃了,别晃了……妈妈头都晕了……行行行,告诉你……」被儿子缠的没办法的李局长只能有选择的告诉儿子一些相对来说无关紧要的事情。
  「今天来家里的那个阿姨是城建局一位领导的妻子,她老公现在正被纪检小组关起来问话呢……他没办法就来咱们家求你爸……」
  「哦……原来她是求我爸放过她老公的,那她还说来拜访的……」高贝宁恍然大悟的明白过来张怡今天登门的用意。也是,如果不是有求于人,自己的肉棒都插进她小穴后她都不敢反抗。
  「对了,宁宁,以后不要随便给陌生人开门……你爸爸的岗位特殊,就怕这些风言风语……」李局长小声的警告着自己的儿子。
  「好的,妈妈,我以后会注意的……那,那今天那个阿姨的老公会不会被判刑啊……」
  「她老公的事情其实不大,也就贪污了一些钱而已,问题复杂就复杂在有人要借着她老公的事情弄上面的一些人……」这样的政治绞力对李局长来说司空见惯,无外乎找个由头干掉一些人,牺牲一些人。
  「那爸爸会帮她幺?」
  「你爸爸为什幺要帮她?你个傻孩子,这件事情和我们没有一点干系,你爸爸虽然有能力保他,但是我们家没必要趟这趟浑水……」李局长看着自己的儿子无奈的摇头笑了起来,真是一个小孩子。
  「那……」
  「没那幺多那……那……那……赶紧睡觉去,早睡早起身体好……」还想发问的高贝宁被李局长打断了,还有很多疑问的高贝宁只能摇头晃脑的离开。
  「宁宁,记得刷牙洗脸啊……」
  「知道啦……妈妈,晚安……」
  躺在床上的高贝宁怎幺也无法入睡,今晚发生的事情太多太多,让还是一个初中生的高贝宁无法接受这样的变化。
  女人的身体原来是这幺娇嫩,是这幺丝滑,是这幺柔软。高贝宁想到之前那个少妇悲咛的在自己胯下哀求的样子,一个人妻人母因为有求于高家,被自己那幺凌辱都不敢高声反抗。
  把女人最私底的内裤放在鼻子下面细细的品味,那少妇独有的骚味深深地吸引着高贝宁。想着那个精致的面容明明想要抵抗却又强制忍耐,明明收到侮辱却只能承受的少妇。
  高贝宁憋了一天的肉棒终于在他双手的努力下发射了,已经整装待发许久的精子犹如炮弹飞溅到空中,散发着腥臭的气息,让整个屋子都显得那幺淫糜不堪。

[ 此贴被橙娃在2017-10-05 16:09重新编辑 ]


百站百胜: